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镇魂 >> 79、镇魂灯
镇魂 79、镇魂灯
    79、镇魂灯

    郭长城回到家以后先昏天黑地地大睡了一觉,然后起来把自己弄得像个人样了,这才收拾收拾,买了礼品后,去挨户走亲戚,首先就到了他二舅家――他得先遵照领导嘱托,把红包送出去,郭长城这人有个毛病,他身上有“别人东西”就受不了……哪怕明知道长辈转手就会把红包便宜他。

    进屋叫了人,第一件事,郭长城就是把红包拿了出来,用述职报告一样严肃正经口气,一字不差地复述:“二舅,我们领导说过节了,给舅妈和姐姐添几件衣服。”

    郭长城姐也是个光会花不会赚败家子,导致他二舅有生之年头一次见到回头钱,受宠若惊之余略惊诧,愣了愣才接过来,有些诧异地打开看了一眼,又递回给郭长城:“哟嗬,还不少,你拿着当零花买点东西去吧――奇怪了,你们老杨不是个著名铁公鸡么,今年怎么想起发红包了。”

    郭长城莫名其妙:“谁是老杨?”

    郭长城二舅一边站起来接饺子盘,一边随口说:“你们户籍科头不是姓杨吗?仨字,叫杨什么来着?”

    郭长城:“我们领导姓赵。”

    他二舅听了,也没往心里去,一边分筷子,一边接着说:“爱姓什么姓什么吧,反正我以前听谁说过那人挺抠门,出门吃饭走哪到哪打包,不过人上有老下有小,养家糊口也实属正常,人家对你好,你也好好工作,按说你也不小了,赚点工资别都花了,多少攒点,得知道过日子……”

    郭长城越听越晕,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二舅,我们领导还没结婚呢。”

    “怎么能没结婚呢?人家闺女都上大学了,我上个月还跟人说他不容易,让人多关照一下呢。”郭长城二舅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等等,红包谁给你?”

    郭长城说:“我们赵处。”

    “赵处?哪个赵处?”

    郭长城:“……不是特别调查处赵处吗?”

    “特别调查处?光明路那个?姓赵?赵云澜?”他二舅一口气问了一串问题,然后和郭长城大眼瞪小眼片刻,一口叼起一个饺子,心不焉地塞进嘴里,嚼了两下,还是觉得这事奇怪到不可思议,于是蠕动着腮帮子说,“那不是扯淡呢吗,我哪有往他们那塞人本事?”

    “什么本事?”二舅妈也坐了下来,“你不是户籍科吗?”

    郭长城老老实实地交待说:“我现特别调查处刑侦科工作。”

    “什么玩意?刑侦?”二舅妈从小看着他长大,知道这个倒霉孩子是个什么货色,立刻变得忧心忡忡,“你看你舅办得这是什么事,咱们家孩子怎么能进刑侦科呢?又危险又不稳当,碰上要命案子……哎呀,你们都负责什么类型事?”

    郭长城刚张了张嘴,二舅就用筷子敲了敲碗边:“别瞎问,特别调查处内部事都是机密,你别勾搭孩子犯错误――其实你舅妈就是问你,那工作危险不危险,平时累不累?要不我再帮你活动一下,咱们宁可少挣一点钱,还是找个稳当点岗位吧。”

    直到这时,有点迟钝郭长城才反应过来――敢情他一开始被调到特别调查处原来就是个错误,他就知道,凭借自己这种超人低下智商和情商,但凡家里人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就不会把他往那么拉风工作岗位上调。

    ……当然,此时郭长城已经忘了,他是怎么第一天报道时候,就被阿飘同事吓晕过去事了。

    郭长城因为和别人相处不易,好不容易觉得自己才有一点融入了光明路4号氛围,几乎立刻就生出了浓重依恋之情,特别是对一直把他当人带楚恕之他们。

    而赵云澜,他心里基本已经等同于半个爹了……管“半爹”没有通知一声情况下,就给他找了个男后娘。

    可是架不住“后娘”性情温和好说话,郭长城听出了他二舅意思,立刻百分之百、坚定不移地说:“我不想走。”

    郭长城这人从来都是十分随波逐流,无论做什么决策时候,基本可以当他不存,反正他是不会有任何意见,突然这么立场鲜明地表达自己想法,二舅和二舅妈适应不良,一时都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二舅妈才问:“那边……真有那么好吗?”

    郭长城用力点点头。

    “你想那干?”二舅还是不放心,又问,“真不危险?”

    郭长城为了留下来,违心地一口咬定:“一点也不危险。”

    “那行吧,”二舅想了想,觉得毕竟是这么大个小伙子,管多年来一直烂泥糊不上墙,但好不容易萌生了一点事业心,也不宜过分打击,于是有些迟疑地答应了,“那你回头把你们领导电话给我,改天我约赵云澜出来吃顿饭,人家比你大不了几岁,你跟人多学着点。”

    赵云澜是被手机铃声吵醒,他觉得自己太阳穴就像是被人打了个洞那么疼,好像一觉醒过来没怎么得到休息,反而累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乱梦一直不连贯,却总是来回围绕着他刺瞎神龙双眼、撞倒不周山那几件事,来来回回,逡巡不去。

    赵云澜手床头柜上胡乱摸了几把,随后手机被人轻轻地塞进了他手里,他接起电话时候,眼睛都还没睁开,一听明白对方是谁,立刻下意识地进入了状态,寒暄了一大堆废话之后,赵云澜又他所能,既不显得很夸张,又艰难地挑出了几个郭长城同学优点,不着痕迹地捧了一下领导臭脚,进而双方十分和谐、互拍马屁话题气氛里,约了顿饭。

    赵云澜挂上电话,又一头扎进了枕头里,哼哼唧唧地说:“我头疼。”

    沈巍立刻放下手里正做事,走过来抱起他,他额头上摸了半天:“好像有点热,为什么会突然发烧?”

    赵云澜有气无力地把头靠他肩膀上,咬牙切齿地说:“你说呢?去给我拿消炎药和退烧药,你这个蒙古大夫。”

    沈巍怀着十万分愧疚,默默地照做了。

    赵云澜一口把一堆小药片咽了下去,然后撸起身上不知什么时候让沈巍给穿上睡衣袖子,猛地一扑,把沈巍按了床上,面部表情十分狰狞地问:“大爷,小昨天晚上伺候得你爽了没?”

    沈巍见他晃晃悠悠,忙伸手扶住他腰,又拢好他蹭开衣襟:“别乱掀被子,热气都散了,感冒。”

    “这你别管。”赵云澜一只手按着他肩膀,一只手捏住他领子,阴森森地说,“既然大爷觉得爽了,是不是也该给点小费?”

    沈巍任他压着,抬眼看着他,这赵云澜看来,简直是邀请自己蹂躏他,于是他恶向胆边生,骑沈巍身上去扒他衣服:“今天不办了你,明天我就跟你姓……嘶我操!”

    沈巍忙伸手圈他身后:“怎么了?”

    “疼……疼疼疼,腿抽筋了。”

    沈巍:“……”

    赵云澜大概是本来就有点缺钙,外加头天晚上被折腾得有点狠,抽筋也抽得十分彻底――大腿抽完换小腿,末了又转移到了脚上,沈巍只好他一阵不爽咒骂声里硬掰直了他腿,一点一点地把他腿筋捋顺。

    赵云澜开始疼得呲牙咧嘴直啃被角,过了一会也就平静下来了,沈巍瞥见他睡衣下影影绰绰露出来一身青紫,又过意不去地坐一边,轻轻地按摩起他躺得有些发僵肌肉,赵云澜就不闹了,老老实实地趴床上享受,目光侧到一边,落到床头柜上手机上,过了一会,忽然说:“郭长城他二舅是今年年初刚刚空降下来,我还没深接触过,但是听说那老头别本事没有,出了名会做人。”

    沈巍轻轻地应了一声。

    “他外甥拿着他一纸调令,我手下工作了半年多,他却一次也没联系过我,到现才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你觉得正常吗?”

    沈巍不知道他们这些乱七八糟潜规则,于是问:“怎么?”

    “我怀疑老头也是才弄明白郭长城被弄到了特别调查处,这里面……”赵云澜顿了顿,没再往下说,侧头看了沈巍一眼,飞地转移了话题,“真是我弄塌了天路不周吗?”

    沈巍愣了一下才说:“传说不周山是水神共工撞塌。”

    “嗯。”赵云澜垂下眼皮――如果鬼族是不周山倒下后方才被放出来,那究竟是谁弄到了不周山事,沈巍大概也并不那么清楚。

    沈巍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你大神木里,到底……”

    “大神木给我看了五千年前东西。”赵云澜趴枕头上,转过头来,“我看见,你第一次见到我时候,从大石头上摔进了水里,我当时就想,一定是我帅得金光闪闪,一下就闪瞎了你眼,震惊得你掉水沟里……啊!”

    沈巍正好掐他腰上手不由自主地重了一下。

    赵云澜:“老、老腰……你要谋杀亲夫吗?”

    沈巍给他揉了揉,沉默一会,大概是已经做过了亲密事,他竟然意外地坦然承认了:“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就三魂去了七魄,从此再也忘不了了。”

    赵云澜得意又猥琐地笑:“嘿嘿嘿,哎,沈教授,把你那碍眼玻璃片摘了,变个长发给老公看看。”

    沈巍顺从地摘下眼镜,恢复本来模样,漆黑长发瞬间铺了满床。

    大概有时候,那些愚蠢男人总有些无可名状长发情节,反正赵云澜是觉得自己萌点一瞬间就被对方正中红心,呆呆地看了沈巍半天,然后伸出咸猪手,小心翼翼地沈巍头发上摸了一把,捧着心喃喃地说:“大、大大大美人,洒家觉得这辈子值了。”

    沈巍用手指松着他肩膀,赵云澜渐渐敛去脸上傻得冒泡表情,沉默地思量了片刻,又微微地皱起了眉,继续说:“但是我想,我从小跟大庆那只死胖子一起长大,如果它有一天对不起我,吃里扒外地和小母猫私奔跑了,我多以后不认它,也是不会把它怎么样。”

    沈巍眨眨眼睛,没弄明白话题怎么跳到了猫私奔这里。

    “如果我真受蚩尤托付,照顾他后裔,眼看着一代代龙族,从一条小长虫,长成鹏程九**神龙,我是宁可把自己手戳个窟窿,也不忍心去刺瞎神龙眼睛、让它触柱而亡。”赵云澜话音顿了顿,忽然斩钉截铁地说,“神龙眼睛绝对不是我干,不周山也绝不可能是我设计弄塌。”

    “判官大言不惭地来忽悠我,基本没一句实话,我山上忽悠他们,基本也靠连猜再蒙,你说我大神木里看见,是几分真几分假?是谁让我看见?”赵云澜用手指勾着沈巍发梢,嘴角带着一点笑容,眼神却冷了下来,过了一会,他轻轻地说,“哎,宝贝,再给我说说,我邓林遇见你之后事。”

    沈巍轻轻地笑了一下,低声说:“没什么,那时我什么也不懂,你对我很好,带我访遍名山大川,走走停停。可惜女娲还没有把天补好,你总是说,漫天淫雨,连大好山河也不好看了,我却觉得没什么,那是我一辈子看过得好风景。”

    “漫天淫雨,连大好河山也不好看了”,怎么看怎么像一句随口抱怨,赵云澜皱了皱眉,认为如果他自己真剑走偏锋,打算把天地掀翻,那是绝对不会有心情带着个来历不明小美人游山玩水。

    “后来是我升了你神格。”赵云澜说。

    沈巍笑了一下:“你不要一直介怀,我这样人,本来就是不容于天地,你为了保住我,让我从大不敬之地脱胎出来,并不是陷我于不义,我是感激你。”

    沈巍说着,俯身赵云澜鬓角上轻轻亲吻了一下,握住他手,低低地说:“与你一起日子,让我朝生暮死,我都是乐意。”

    “呸,胡说。”赵云澜打断他,“女娲补天之后,我用四圣封了四道天柱,就是那时候丢下你……死吗?”

    沈巍手僵了一下,紧紧地搂住赵云澜。

    “为什么……”赵云澜自语似低声说,“后还是为了女娲吗?”

    一抹不虞之色飞地掠过沈巍脸,让他一瞬间看起来有点阴沉,不巧,正被赵云澜看见了,这二货立刻丢开方才想,用手指勾了勾沈巍下巴:“别不高兴嘛,我就是随口一问,我眼里你比女娲美貌多了,来,小美人,跟老公说说,你当年是怎么用幼美颜勾引我?”

    沈巍拉过被子往他身上一盖,不大自地瞪了他一眼,似乎是想义正言辞地斥责一下他满嘴跑火车这件事,然而目光落到赵云澜还带着暧昧痕迹锁骨上,又不知想起了什么,目光一转,耳根红了,张了张嘴,后讷讷地憋出一句:“……我下楼一趟。”

    说完,他就火速站了起来,拿起桌上送洗凭条跑去取衣服了。

    赵云澜按了按自己依然酸软腰,感觉万般滋味无法言喻。

    过了一会,他爬起来把自己洗漱干净,从微波炉里端了一盘沈巍热好食物,一边吃一边摸出电话:“喂爸,明天有空没有,我带沈巍过去看看你们。”

    他说这话时候,脸上没有什么欢喜,脸色冷得仿佛要掉出冰碴来——

    作者有话要说:邪魅酷霸拽辣个肿么可能是昆仑君捏23333~~~二货才是真绝色!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