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伊塔之柱 >> 第二十九章 吸血鬼
伊塔之柱 第二十九章 吸血鬼
    ‘咔’一声,两人身后悬挂窗帘的石墙上,正裂开一条黑漆漆的通道来。

    方鸻与姬塔转过身去,有些吃惊地看着这条突然出现的密道。他们先前不过是在观察那幅画,根本不知如何触发了这里的机关。

    要说是更早之前掀布帷的动作引发了变化,那之间间隔也未免太久了一些。

    姬塔看向方鸻。“先等等。”方鸻看着这条密道,并未着急上前。它也出现得太巧了一些,好像背后有人故意让他们进入一样。

    他右手微微一扬,抬起五指召来发条妖精,并让它们飞入其中。同时向爱丽莎那边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三人这边的方位与发现的情况。

    信息发过去之后如泥牛入海,音讯全无。山谷中以太魔力如此杂乱,方鸻也不知道自己通讯水晶是否正常作用。发条妖精的探查同样很差。密道中曲曲折折全无光源,发条妖精自己不发光,飞离了水晶灯的光照范围之后就一头乱撞。

    他临时为其加装了一个钩子,并减去不必要的负重,让其中一只发条妖精可以挂着水晶灯前进。这样向前飞行了二三十米,密道中只有一级接一级阶梯向下延伸,景物内千篇一律。再远一些,水晶灯离了魔导炉的最大范围,灯光闪了闪便熄灭了。

    方鸻只得将它们收回来。

    他从怀中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觉得待在这里不是办法。反正这条密道在这里也不会消失,小心谨慎起见,他决定先带姬塔去找其他人会和。

    不过临行之前,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干。方鸻命令能天使松开地上那具年久失修的活化盔甲,自己摆弄了一阵,打算逆向测绘出这东西的图纸。

    活化盔甲虽然呆板,但设计图却保留在几大炼金术家族之中,连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都没有记载。他既然遇上了,肯定要尝试一下。

    这东西实在是不负‘年久失修’之名,缺胳膊少腿太甚;铁锈甚至把一片一片的齿轮连成一块,它能动起来完全是个奇迹。方鸻掌握了多重并行技巧,效率远胜一般的炼金术士,但在小心翼翼维持其结构值掉光之前,第一次拆解也只拿到了17%的绘图进度。

    第一次拆解之后,剩下的结构值基本已经只剩下零头,重装回去几无可能。方鸻无奈之下,只能尝试破坏性分析。第二次才终于拿到30%意义上的绘图进度,以及一张临时设计图。

    这张设计图能让他制作三具活化盔甲,剩下的读图进度,则会化为知识储备。在他下一次测绘类似的构装体时,发挥作用。

    姬塔在一旁目睹了方鸻用眼花缭乱的速度,把活化盔甲拆解成一地零件的全过程。并看着他把测绘进度化为一张光图,收并入系统之中。

    虽然她已经不是头一次看队长完成这个工作,但每一次心中仍感到惊叹。好像这一次,队长又比之前熟练了不少,简直不知道他的上限究竟在何处?与塔波利斯那些工匠选召者相比,后者更是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说是米粒之光与皓月之辉,可能有些太过。但她没忘记队长才十四级,前途难以限量。

    方鸻完成了工作,收起工匠系统,才吐了一口气站起来。他踢了活化盔甲空空如也的胸甲一脚,让其发出‘空’一声响,滚到墙边。

    也难怪原本十八级基准的活化盔甲,会落到只有十三级,这东西也太破烂了一些,它究竟呆在这里多久了?他心中不由起了疑问:艾矛堡前前后后一个世纪,不知有多少冒险者来过这里。这破铜烂铁在他之前没给其他冒险者拆了,也实在是一个奇迹。

    方鸻又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这地方似乎也并不隐秘,上了二楼北方走廊正对面便是那道带窗的墙。任何人见了如此诡异的地方,也都会进来探查一番吧?

    可惜洛羽不在这里,不然魔导士可以用侦测法术检查一下,这里是否有幻术一类的法术维持。

    他打开自己通讯水晶,里面空空如也,并无信息。看起来通讯确实被干扰了。方鸻这才打算带姬塔离开这个地方,去与爱丽莎一行人会和。不过正是这个时候,他却停下来,看着一个地方轻轻‘咦’了一声。

    随着这声轻叹,姬塔自然也看到了——之前被一脚踢过去的胸甲,撞在画框左下角,竟从那里撞出一件东西来。那是一条银色的手链,小巧精致,原本埋在沙尘下,此刻却显露出来。

    她楞了一下,看了队长一眼,才走过去将之捡起来,比对了一下,交给后者。她发现这条手链自己戴的话刚刚合适,但队长戴的话就显小了一些。

    它的大小,似乎是给小孩子佩戴的饰品。

    手链本身没有属性,也不是魔法饰品。

    而方鸻在系统中看到的名称是‘生命祝福之链’。虽然岁月在上面留下痕迹,但他用手轻轻抚摸时,还是能感到银色的光华之中淡淡的神圣气息。

    因为芬里斯一行的缘故,他对米莱拉的神力很熟悉。这条链子上的神圣气息应当也来自于这位生命女神,它至少受过其神官的祝福,或者圣水洗礼。

    看到这条手链,他忽然想起一个传闻来。“塔塔小姐,这是不是那个东西?”妖精小姐翡翠一样的眸子波平如镜——她可以感到自己骑士的想法,并轻轻点了点头。

    在艾塔黎亚,婴儿的夭折率还是相当高,因此贵族们会寻求一些受生命女神祝福的圣物,以此祈求自己的后代平平安安的成长。生命女神米莱拉司职生育,这本身也是她的神职之一。

    他手中这条手链应当就是一件这样的圣物。它佩戴在婴儿或者孩童身上,生命女神的神力自然会保护其茁壮成长。

    方鸻拿着这条手链,再看了那幅画一眼。“走吧。”他这才对姬塔说道。这应当是这房间之中最后的发现了,虽然它出现得有一些巧合。

    不过他心中隐有一种感觉,这条手链并不是因为巧合而出现。它保存完好明显与周围的其他东西格格不入,而且其上生命女神的神圣气息上百年之久还未消散。

    就像是有一种执念将之萦绕其上,一如多里芬幻境之中的圣物,历久弥新。

    似乎就和这间房间一样。

    隐隐有一种力量引导他们来到这个地方——

    两人推门而出,才发现外面的房间如同风化的沙砾,先前的幻境早已消失,井井有条的房间化为一片废墟,哪还有之前如同客房的景象?

    “啊?”姬塔看到这一幕时,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

    但正是这一声惊呼,像是惊动了前面的什么。方鸻忽然之间看到前面窗户后黑影一闪,这一次他看得真切,绝非是什么幻觉。

    之前连续追丢了对方好几次,方鸻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第一时间放出发条妖精,同时将姬塔护在身后,自己一个箭步追了过去。

    而能天使后发先至,几乎与他同时闪烁出现在墙另一边。

    方鸻刚一翻过窗户,前方一道黑影便直扑而来。后面姬塔见状高举起水晶灯,柔和的光芒四射——让他看得真切,黑暗之中是一具半个身子的僵尸,张开血盆大口,一嘴的尖利牙齿,长长的舌头向他卷了过来。

    饿死鬼——

    黑暗之中忽然出现这东西,让方鸻实在头皮发麻。不过他反应也快,左手斜向下一挥。一侧能天使手起刀落,一道银光沿着僵尸天灵盖斜向下切开。

    方鸻再侧身一让,与头颅落地的僵尸交错而过。不过他闪避实在太低。僵尸与他交错而过的同时,闪避值清零,并且长长的爪子还是在他胸口上拉出一条口子,鲜血立刻染红了大衣。

    后面传来姬塔的惊呼。

    系统同时也传来击杀与经验的提示。但方鸻来不及去看,‘饿死鬼’这种东西不会单独出现,其背后必定有有另一类亡灵——吸血鬼。

    可他察觉太低,而吸血鬼又是匿踪大师。方鸻捂着胸口警惕四周,一时间竟从一片阴暗狭窄的环境中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存在。

    好在他的警觉也算不是一无是处。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方鸻忽然感到脑后一道劲风袭来。“小心,后面!”姬塔也脆生脆气地喊了一声,小姑娘声音里满是紧张与担忧。

    方鸻想也不想,举起右手向后一挡,同时转身。

    只是他挡了一个空。

    袭击者狡诈地变了一个方向,它在黑暗之中的这一击已近同于突袭,本来注定会重创方鸻。可在这一刻,方鸻的黑暗祭礼产生了作用。

    预知危险自动控制着方鸻的身体,让他鬼使神差地向前一扑。吸血鬼竟从他上方化作一只巨大的蝙蝠飞了过去。它扑扇着翅膀化为浓烟落地,又重新变为人形。

    方鸻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这才看清对方的样子。那是一个瘦小的人类,脸色的灰白,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黑色长袍,像是个见不得人的黑巫师。

    方鸻在系统中看到了对方的等级:高阶仆从,lv22。

    它面无血色,一击不中,低沉地咆哮了一声。同时它身影向一侧一闪,竟又从方鸻视线之中消失了——等级太高了!方鸻暗叫一声不妙,同时放出第二具能天使,护住自己身后。

    这时他听到一声结结巴巴的咒语从身后传来:“藤蔓!”

    那是姬塔的声音。

    石制走廊之中荆棘蔓延生长而出。

    同时轰一声巨响,一条水桶粗细的带刺藤蔓冲开墙壁,带着飞散的石砖,向方鸻身后一个方向盘卷过去。

    方鸻心知姬塔在后面能看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他想也不想,仅凭本能而动,甚至毋须转身,右手金属手套平放,五指轻轻一扫。

    只见能天使一个箭步射向那里,一剑刺向藤蔓卷中的东西。

    在那里,藤蔓盘卷住的黑影正发出一声尖叫——而方鸻也感到自己的能天使刺中了什么东西。只是那团黑影忽然故技重施,再一次分散开化为一团烟雾,烟雾中无数蝙蝠叽叽喳喳地飞出,似想要从四周逃走。

    “姬塔,拦住他!”方鸻大喊一声。

    “安斯塔利大冰川!”

    姬塔轻轻合上眼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她将手放在魔导书银色的书页之上,用微微有些颤抖的语气念出这个咒语来。

    ‘哗啦’一声巨响。

    走廊内立刻寒气弥漫,卷曲的冰墙从四面升起,将狭窄的空间完全封死。

    此刻唯一的出口,便只剩下姬塔自己所在的那个方向。而一群血红的蝙蝠四下乱飞碰壁之后,果然转向那个方向。

    方鸻立刻向窗户所在的方向丢出一台可以生成重力阱的Ts-1潜伏者。

    可正是这个时候,三人所在的走廊忽然向下一陷,竟轰然向下沉去。“糟糕!”方鸻暗道一声不好。他心知是姬塔之前的藤蔓法术,破坏了这年久失修的走廊原本便十分脆弱的结构。

    地面果然向下崩裂,方鸻举起手射出飞爪,紧抓住上方一处突起让自己不至于跌落下去。

    但他却听到前方传来一声惊呼。

    “骑士先生,是姬塔。”

    方鸻听到塔塔小姐的提示,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Ts-1潜伏者也随崩裂的地板一起滚落下去,并没能发挥作用。而那团烟雾,正一下向姬塔卷了过去。

    后者早已吓得脸色苍白,也忘了自己还有什么法术。再说她就算还有什么法术,也不过是个才六级的博物学者而已。

    那烟雾一落地,便化作双手抓住博物学者小姐。吸血鬼似乎受了不轻的伤,也不敢停留,抓起呆若木鸡的姬塔便消失在走廊另一头。

    那方向正是之前那房间。

    方鸻心急如焚,也没心思去看自己的Ts-1潜伏者掉到了什么地方。他知道吸血鬼是可以通过吸食人血来回复的,若给对方充足的时间,姬塔多半凶多吉少。

    他赶忙用力向前一荡,稳稳落在那个方向走廊断裂之后形成的平台上。甚至来不及检查一下胸口的伤势,便咬牙向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他也没想到,短短几分钟时间自己又会回到这个地方。但推门而入,房间之中空空如也,拿出一枚照明水晶点亮,四下哪有什么姬塔与吸血鬼?

    那幅画倒是仍旧放在那个地方,画上的少女也安静地看着他——

    方鸻无意中看了那少女一眼,才发现对方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奇特的戒指。那戒面上一只狼首,让他隐约有些眼熟。

    但这个念头不过一闪而过。他现在根本没心思去考虑这些——只扫了一眼,房间中唯一的出口也不过那条密道,明白吸血鬼应当是带着姬塔逃进去了。

    他这会儿也顾不得什么了,只反手将照明水晶挂在胸前,然后手拔出丝卡佩送他和希尔薇德的银色手铳,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两具能天使一前一后护在他身边。

    密道与之前他在发条妖精视界之中所见的差异不大,狭窄曲折,景物前篇一律,一路向下。这种地方最是容易设置陷阱与机关,但方鸻此刻心中着急于姬塔的安危,也顾不得那么多。

    好在似乎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陷阱早已失效。也或者是原主人本来就没有在这里设置什么陷阱,这一路上他竟然也没遇上什么麻烦。

    他越走越急,也不知走了多久,前面始终看不到那吸血鬼与姬塔的踪影。但忽然之间,视线豁然开阔,在水晶灯荧荧的光芒之中,方鸻这才发现自己进入了一间地下大厅之中。

    在黑暗中,大厅也不知有多宽广。但至少不比他和姬塔进入城堡时,所见的那一间前厅更小。

    四周的空寂让方鸻感到一丝异样,这才稍稍慢下脚步——大厅中十分空旷,只有他脚步沙沙回响。方鸻四下打量了一眼,才从胸前解下水晶,将它高举起来。

    光照的范围稍稍扩大了一些,让光晕向四周延伸出去一圈,但也不过才刚刚照到大厅的中央而已。

    方鸻这才留意到,那个地方的地面上似乎闪过一道闪光。

    他走过去一看,才发现地上有一枚蝙蝠形状的银徽,平躺在沙尘之中。方鸻不由楞了一下,这是侍从徽记,吸血鬼死后便会留下这个徽记,只是不知是哪一级的?

    他心中暗自疑惑,小心看了看左右身后,才捡起这徽记。徽记入手尚有余温——吸血鬼自然是没有体温的,但这是魔力还未消散的反应。

    说明这徽记是刚刚留下的。

    系统中也给出了提示:高阶侍从徽记。

    方鸻心中一凛。除非这个地方还有其他的高阶仆从,那么这徽记很可能是之前那吸血鬼留下的。但它怎么会死在这个地方?

    难道这倒霉的家伙还没来得及吸姬塔的血,就已经伤重不治了?

    可问题是——

    姬塔呢?

    方鸻满心疑惑地站起来,看了看四周。大厅一片死寂,如果姬塔还在这个地方的话,应当早就看到手中拿着光源的他了。

    ……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