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谋断九州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东都之主
谋断九州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东都之主
    (求订阅求月票。)

    东都全城征兵,田匠这回没能逃过,临走时,老母亲对他说:“去吧,我的儿,你在为娘身边困得太久了,我一个老太婆,顶多再熬一个冬天,不值得你照顾。如今世道这么乱,你该早点寻条出路,别跟我死在一块,那样的话,为娘就是到了地下,也会悔恨莫及。”

    田匠跪地磕头,起身道:“娘,你等我回来。”

    进到军营,田匠穿不得盔甲、碰不得兵器,检查士兵的军官很生气,“看你的样子还以为是个好兵……算了,你去当仆役吧,跟你说,干活儿可比打仗累多了,你若是连活儿都做不了,就只能去填坑了——不是你填坑,是用你填坑。”

    田匠有膀子力气,宁愿与一群老弱的百姓待在一起,总能提前做完分给自己的活儿,然后找机会回趟家,收拾屋子,做出足够三五天吃的饭,再悄悄回到营地里,居然一直没被发现。

    大将军率军出围的那一天,东都士民额手称庆,以为此战必能击退叛军,谁想到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许多人都说,大将军根本没去打叛军,而是带着众儿孙与大军逃往并州,要在那里称王、称帝。

    东都陷入混乱,连许多官员也相信这个传言,跑去找楼硬求证,看到他府里堆满成箱的行李,更加确信楼家要跑,任凭楼硬怎么发誓也没人在乎——何况楼硬的确想逃,根本掩饰不住,他想带走所有妻妾,妻妾想带走家人,家人想多带几个亲友……

    原本争着掌权的各家大臣,一个接一个消失不见,满朝文武官员能跑就跑,来不及跑的惶惶不可终日。

    礼部侍郎费昞站了出来,先在朝堂召集群臣,痛斥他们的懦弱无能,然后一同进宫,要向皇帝和太皇太后进谏,结果发现皇城已经半空,两宫早就走了,只剩下万物帝的皇后、当今太后还留在宫中,不知所措,一见群臣就痛哭失声。

    等太后终于止住哭声,立刻给予费昞全部权力。

    凭着太后之印,费昞成为东都的临时主人,召集所有兵力以及男性仆役,要在一夜之间组建军队。

    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费昞搜罗到将近五千人,数量不算少,不是太老,就是太弱,见官就拜,持兵就哭,一问不三知,极简单的一项命令重复几遍也没人执行。

    费昞挑出二百人,算是精锐,至少这些人能听懂他的话。

    从这二百人当中,费昞继续筛选,逐层下来,他挑中了田匠。

    “你不该留在城里。大好男儿,为何不去战场上建功立业?还是说你是谁家的宠仆?”

    田匠糊了一脸灰尘,继续装傻充愣,做出茫然不解的样子。

    费昞道:“你不必装,老夫这一辈子起起伏伏,什么人没见过?你装傻的本事太差了。”

    田匠只得实话实说,“家有老母,我若是被征为兵,也要想方设法逃回来,没有我的照顾,母亲活不了几天。”

    “你就没个妻子、亲友一类的人?左邻右舍也能帮忙啊。”

    “年轻时愚笨,将身边的人得罪个遍,而且我也不愿将母亲托付给别人,怕他们照顾不好。大人想留我当名贱役,可以,别的事情我做不了,既不能外出,也不能冒险,我这条命只属于母亲,没法交给别人。”

    费昞叹息,“东都临危,衣冠之族尽做兽奔,闾巷之中却有一位真孝子。我只问你一句,东都若被叛贼攻破,满城皆遭杀伤抢掠,你们母子如何自存?”

    “我家无财,东西可以拿走,留一点粮食就够,我愿跪降。如果这样还不能令叛贼满意,我还有锈刀一口,挡得一时是一时。”

    “国之不存,家何安在?”

    “国之不存,非始于今日,我只要老母安全,不做它想。”

    费昞好不容易才挑出一个可用的人物,极为珍惜,思忖良久,还是道:“你走吧,我解你从役之身,回去照顾老母,估计你也照顾不了几天。”

    只有一天,费昞这边还没做好准备,叛军突然出现在城外。

    城里人不知虚实,以为大将军不是跑了,就是大败,东都已被叛军包围,灭亡之日就在眼前。

    整个东都崩溃了,明明只有一个方向来了叛军,却没人敢于打开其它城门逃亡,都躲屋子里,烧香拜佛,磕头求神。

    费昞登上城楼,看出叛军似乎没有预料得那么强大,于是仍然坚持守城,下令不准任何人打开城门,骗进来几名叛军使者,砍掉头颅扔在外面,希望能用这一招激励城中的人反抗。

    结果适得其反,城里人的确被激发出一些胆量,不是用来守城,而是反对费昞。

    费昞寡不敌众,被关在城门口的一间屋子里。

    主降派的胆量仅止于此,过后四分五裂,连个头目都选不出来,都想投降,却都不想担上投降之名,你推我让,耽误许久,城外的义军不知情,还以为有大臣仍要主战,平添许多惊疑。

    另一头,田匠回到家中,母亲初时高兴,待问清缘由之后,却拒绝吃饭,“谁家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有出息?能不能出人头地倒不重要,至少做个响当当的男儿汉。朝廷无道,你不去投军也就算了,费大人我早有耳闻,是个好官,这么缺人的时候,还放你回家,更表明他是个心善之人,你怎可舍他而去?”

    “母亲,外面的人都一样,看你有些本事,施以小惠,骗你给他卖命,孩儿年轻时见惯了这种人……”

    田母摇头,“别人我不说,费大人绝不是,这么多年来,我只听到有人说他好,没人说他坏。而且东都已经这样了,费大人哪还有工夫骗你给他卖命。”

    “孩儿若回去,不卖命是不行的。”

    “卖命给费大人,至少得个好名声,陪我送命,世人谁知道你?”

    “孩儿就是厌倦求名,才回到母亲身边……”

    “你就像那些富家子弟,吃腻了大鱼大肉,就以为这些东西最难吃,就没想过还有许多没吃过的穷苦百姓。你厌倦求名,有没有想过为娘这一辈子默默无闻,就指望着你能给为娘搏个名声,等我死后,也能有人说起‘田母如何如何’。”

    母亲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田匠无言以对。

    田母叹息道:“金银虽实,搁在一处是一处,名声虽虚,却可传扬千里,令世人皆知。孩儿,你是求名之人,从前是求得过头了,我才将你强留在身边,如今你已能明辨是非,求名的时候,不忘求实,该是离开我的时候了。你若不走,我便饿死在家中,给你一个侍母送终的名声。”

    田匠痛哭,跪下磕了十几个头,起身出家门,来找费大人,却得知费昞已遭关押,楼硬等人正与叛军将领重谈献城投降事宜。

    田匠夺过一柄刀,向几名老弱士兵道:“随我来。”

    他也不做解释,那些人居然跟从,田匠打听到谈判的处所,直闯而入,本想一刀杀死叛军使者,没料到会遇见一位熟人。

    田匠与徐础其实不熟,两人只见过一面,彼此认得相貌而已。

    “楼家果然出人物,兄弟二人,一个卖城,一个买城。”田匠冷笑道。

    徐础没说什么,楼硬恼了,“你是什么人,敢来这里造次?东都不是你的,谁买谁卖都跟你没关系。”

    “少说废话,交出钥匙,放出费大人,如若不然,你们看!”田匠上前,一刀砍下,将长桌断为两截。

    砍断桌子并不难,难的是轻松如切纸。

    田匠转身,睚眦欲裂,“天下失主,何况一个东都?我说东都现在是我的,谁敢不从?”

    桌子刚断,楼硬等人就吓得坐倒在地上,跟来的士兵也吓得丢掉兵器,股栗不止。

    只有徐础保持镇定,脸上露出微笑,拱手道:“田壮士果然是真英雄。好,东都是你的,我跟你谈,不跟他们谈。”

    田匠昂首道:“去跟费大人谈,想跟我谈,先问我手中这口刀愿不愿意。”

    徐础道:“早想拜见费大人。楼中军,请引路吧。”

    “十七……那个吴王,费昞不会投降……”

    “所以我才要劝说他,令满城人心服口服。”

    楼硬站不起来,摸出钥匙扔在地上,田匠上前拣起,向徐础道:“你等在这儿,费大人想跟你谈,自然会来,不想跟你谈——你也有刀,拿出来顺顺手吧。”

    “我若用刀,不如直接攻城,何必进城斗匹夫之勇?”

    “嘿。”田匠提刀出门。

    楼硬还是没搞懂怎么回事,“这人是谁?吴王,我们都不认识他……”

    “我认识。”

    楼硬再不敢吱声,与另外三名官儿退到角落里,忐忑地等着看事态发展,没一个人愿意站出来。

    田匠回来了,守在门口,让进来一名老者。

    老者身穿官袍,没戴官帽,盯着徐础看了一会,“引狼入室,楼公子有何面目来见东都故老?”

    “我姓徐。”

    “姓什么是你自己的事,但这改变不了你的出身。”

    田匠守在费昞身边,只需一言不和,就要动刀,他不会在两位“恩主”之间犹豫,费昞重过徐础,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徐础回道:“所以东都也能改姓,并不改变‘出身’。”徐础向费昞作揖,“费大人若保东都,东都就在这里,归谁都无改变。费大人若保朝廷,朝廷何在?费大人若保百姓——”徐础再次作揖,“我代百姓恳请费大人顺天承命,莫以一己之私,毁全城数十万性命。”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