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 >> (663)大长老的主意!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 (663)大长老的主意!
    “我们当然好啰!我们要是不好,天地规则何以如此照顾我们?你说是吧?小冬瓜!”白家主不知道东篱大长老愤怒的原因吗?他那么聪明,又那么了解东篱大长老,毕竟,那可是自己不死不休的对手,不是?所以,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换句话说,就是白家家主,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本长老说了,不要再叫本长老小冬瓜了!白老头,你是耳聋了,还是在装聋?还有这笔血账,我们东篱家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你们给本长老等着!”被白家家主如此挤怼,如此讽刺,就是再好的气度,那也是忍不了啊!更何况,东篱大长老根本就没有气度这种东西,之前一直隐忍,也不过是因为没有找到好的借口,外加没有什么利益可图,如此而已。至于如今,为何会恼羞成怒的来个爆发,一来,是觉得没有必要再如此纠缠下去了,反正一样是在白老头那里怎么也占不到半点便宜,二来,则是白老头的话,明显是一次比一次更加的难听,也更加的挤怼人,为了避免还有什么更加难听的言辞出现,东篱大长老本能的觉得,还是赶紧解决这件事的好,不然,他还真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无可挽回的错误决定。三来,则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或者说,是为了让欧阳夏莎少毁掉他们家族几个精英弟子,他也必须尽快的摆脱白老头,做出相应的调整,要知道,家族所培养的每一个精英弟子,那都是需要耗费无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堆积出来的,也都是家族无形的财富,这种无形的财富,肯定是需要用刀刃上,或者说是家族需要的时候,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欧阳夏莎废了,那算是怎么回事?说是浪费都是好听的,这在东篱大长老看来,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所以,东篱大长老会因为着急,想要尽快的摆脱白家主这个让他烦躁,让他厌恶的牛皮糖,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而在摆脱的过程当中,突然发现这个让他烦躁,让他厌恶的牛皮糖,居然无论他如何去做,都摆脱不掉,再加上白家主一口一个他最讨厌的‘小冬瓜’的外号的刺激,以及家族弟子又被废掉一个,这样虽是事实,却堪比催化剂般的存在,东篱大长老不恼羞成怒的嘶吼出声,那才是怪了。而其连颜面什么的都不顾忌了,直接便在这种公众的场合开口威胁,便是对其恼羞成怒最好的解释和证明。

    “等着,放心,不走!嘿嘿,小冬瓜干什么脾气那么大嘛!难怪你最近老的那么快,比本家主家的那个扫地老伯看着年纪都大!小冬瓜,你这样可不好啊!”也不知道白家家主是真的没有发现什么呢?还是他就喜欢看东篱大长老恼羞成怒,急的跳脚,脸色憋红的模样?亦或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谁知道呢!反正,像是嫌弃东篱大长老如今所受到的刺激不够一样,白家家主不仅给予了东篱大长老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敷衍回答,还在此回答之后,连带了一句披着玩笑外衣的嘲讽言论,让东篱大长老想要回击都没有理由。除此之外,每说一句,还都带上了东篱大长老最厌恶的那个外号一一小冬瓜。面对这种不但不将自己的威胁当回事,还时时刻刻不忘讽刺自己,挖苦自己,甚至还为这些言论,找好了绝佳的借口,让自己根本就无从回击的敌人,东篱大长老是真的很郁闷,如此,可想而知,东篱大长老此时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了。

    “小冬瓜,害羞个什么劲啊!你要知道,其实男人也是需要保养的,不然到时候你比你父亲你爷爷看着都老,那旁人说出的话,可就不好听了!”也不知道白家家主是真的没有看出东篱大长老脸色憋红的原因呢?还是故意而为之的结果,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对方,顺便看一看对方的笑话?前者?后者?两者都有?亦或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谁知道呢!反正,白家家主压根就不等东篱大长老开口回答或是回应,便紧接着之前的话,自顾自的补充了起来,那是不争的事实。当然,白家家主说出的话,那是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那赤果果的嘲讽,在场的,就算是个傻子,只怕也能感觉的到,再加上白家家主与东篱大长老之间的敌对关系,由此可知,白家家主这番举动,是故意而为之的可能性,相对而言,似乎会更大一些,不过也不排除,白家家主是真的没发现,他这样讽刺东篱大长老,也是出自于所谓的相爱相杀的原因,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甚至近乎于无,可却也不能否认他的存在,不是吗?毕竟,万一见鬼了呢?

    好吧,东篱大长老这边,显然已经被白家家主给刺激的到了所谓的临界状态,只差所谓的最后一根稻草,便能彻底的让其爆发出来,而其紧握住的,已经青筋突起的拳头,便是对此最好的证明。不过这一切,似乎都不关欧阳夏莎什么事,他仍旧我行我素,毫不理会他人的杀着他的敌人。这不,只见在白家家主和东篱大长老对话的这短短时间内,欧阳夏莎便又毫不留情,但却利落无比地用风刃割断了几个敌对势力弟子的手腕和脚腕,还是那种不可复原的割断。换句话说,就是敌对于欧阳夏莎,或者说是敌对于白家的势力弟子,又被废了几个。

    当然了,欧阳夏莎如此给力,作为一手被欧阳夏莎培养出来的白城府,肯定也不能示弱啰!虽然他的实力不如欧阳夏莎,只是稍稍的比在场的敌对势力的弟子高出那么一点点,并不能如欧阳夏莎那般肆意的想怎么样便怎么样,想废掉几个便废掉几个,但从欧阳夏莎刻意为他漏出敌人的个数来看,白城府想要获胜,那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好吧,事实也的确是如此,一个弟子被废掉的结果虽然根本就不能与欧阳夏莎比,不过却也算是非常不错的了,至少欧阳夏莎就是这么觉得的,而其趁着空闲给予其的一个赞赏的目光,便是对此最好的证明。

    “竖子住手!”看到如此结果,东篱大长老也顾不得白家家主这个让人讨厌的牛皮糖了,不顾不管的,直接便对着欧阳夏莎大呼大叫了起来。再配上他那凶神恶煞,恨不得将欧阳夏莎给千刀万剐的神情,相信,如若不是还顾忌到冥灵帝定下的规则,以及自己小命的安危的话,只怕东篱大长老这会儿已经动手了,而不是只是在那里大声呼喊。虽然以欧阳夏莎的实力,即便是真的对上了东篱大长老他也不怕,可事实就是事实,这一点,却是不可辩驳的。

    可欧阳夏莎会理会东篱大长老的呵斥和阻止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虽然面对这样的结果,东篱大长老甚至心中早就有所预料,可心中的憋屈和气愤,那却是完全不能忽略的,只是到底还有所顾忌,还记得台上的弟子,所以,选择隐忍的东篱大长老,便将目光转移到了自家的弟子身上来。至于欧阳夏莎对他的无视之仇,来日方长,不是吗?

    “台上的弟子都给老夫注意仔细听了,从现在开始,一流势力,保留台上剩下的人选之中,自家实力排名前五的弟子,二流势力,则只保留台上所剩下的人选之中,自家实力排名前三的弟子,三流势力,只保留台上剩下人选之中,自家实力排名第一的弟子,其他不入流的势力,则不保留弟子,当然,对于你们的弃权,我们东篱家会适当的给予补偿,现在开始行动!”没错,东篱大长老解救自家弟子的方式,便是让多余的人退出,自动的产生出前一百名出来,按照东篱大长老的计算,一流势力除开白家,共有七家,每家五个,便是五七三十五个,二流家族总共十二家,每家三个,便是三十六个名额,三流势力总共二十六家,每家一个名额,如此加起来,再算上欧阳夏莎和白城府所占据的两个名额,一共便是九十九个名额,至于剩下的一个名额,因为不好分配的原因,浪费便浪费了,毕竟,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时间,能节约一点时间,也许就可能少废掉一个弟子,不然你以为,为何平时无比抠门,根本就瞧不起那些不如他们,不与他们在一个等级的家族势力的东篱大长老,如今会这么的好说话,连补偿都给丢了出来?

    东篱大长老觉得他这样的做法,已经是非常宽大,非常厚待他们了,他们都应该对他心生感激。可在场的那些二流三流家族,甚至是不入流的家族弟子,却不会如此去想,毕竟,欧阳夏莎和白城府一直以来,攻击的都是他们一流家族的弟子,而他们这些二流三流,以及还未入流的家族,到目前为止,可是一个弟子都没有折损的,而且照此下去,很有可能,他们躺着,就能全体晋级,如今,就这样无缘无故的便让他们家的大多数弟子退出,如此不公平的事情,他们如何会愿意?别说是心生感激了,没有心生怨恨,那都是理智的明白技不如人的事实而已。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