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 第206章:争做老大,时刻准备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第206章:争做老大,时刻准备
    “咳咳...你对自己可真有信心。”血玫瑰抹了把脑门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汗,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了。

    据她对顾琇莹的了解,这丫头可是一个从来都不做没把握之事的主儿,莫不是她的报应...呃,去他娘的报应,她才不会有什么报应呢,只是真要叫她喊顾琇莹老大的话,貌似她会有点抹不开那个脸呀!

    小丫头二十岁都不到,姐姐她大了她那么多,老大什么的她真喊不出口。

    可以小丫头有仇必报的性子,血玫瑰总觉得她的下场可能会有那么点凄凉。

    “嗯,我对自己一向都很有信心。”

    血玫瑰嘴角微抽,她勾着红唇倾身靠近顾琇莹笑道:“小八真不可爱,姐姐好伤心。”

    顾琇莹:“......”赶紧来个人收了这妖精,米洛教官也真是坑学生,怎么就把这女妖精给她派了过来,现在请求换人还可以不?

    “哈哈哈...瞧瞧小八这表情,啧啧啧...哎,简直太可爱了,让人好想亲一口。”说着血玫瑰就要伸手把顾琇莹给搂怀里,后者送了她一对大白眼,整个人灵巧的避开了她。

    “我看你是真不怕被打击报复。”

    坦然接收亚瑟看向她无比同情的目光,血玫瑰又看了面无表情的罗刹一眼,还是妩媚妖娆的要奔向顾琇莹,说得不好听一点就叫做不怕死,“小八,你真一点都不喜欢姐姐吗?”

    “如果你不叫我小八,我会更喜欢你的。”顾琇莹优雅的将水杯轻放在茶几上,绝美倾城的小脸上突然绽放出灿若骄阳的明媚笑容,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

    “Queen,你原谅我。”不怕姑娘你面无表情,就怕姑娘你笑颜如花。

    “......”

    “我真的错了。”血玫瑰可怜兮兮的瞅着顾琇莹,圣西尔亚谁不知道每当这丫头看着谁笑得越好看,越温柔的时候,就将会是某人越倒霉,越凄惨的时候。

    “......”

    “Queen。”

    “......”

    “我总算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了。”血玫瑰毫不手软的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然后下定决心般的开口道:“只要测评的时候你第一,我就喊你老大,绝对不喊你Queen,你看我牺牲都这么大了,是不是可以原谅我了?”

    呜呜呜...好歹上次排名她也是排第二的,为了不叫小丫头为老大,她是不是要给自己加加练,争取力压小丫头一回,让她喊她老大?

    可血玫瑰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对自己的实力认得很清楚,绝对不是加练加练就可以取得测评第一的,且不说老大的实力本来就比她强,再来上次测评顾琇莹可是没有参加的,如果她也参加了的话,谁知道排名会有怎样的变化。

    “我也总算明白什么叫做不作就不会死了。”罗刹一本正经的点评道,噎得血玫瑰是不要不要的,反口就冲他低吼道:“懂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在我眼里就从来没把你当成是个女人。”

    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的血玫瑰:“......”特么的她到底哪点不像女人了?

    看她的胸,看她的腰,她要啥有啥,啥啥都是最完美的,怎么到他眼里她就不是一个女人了?

    好气哦!

    好想打架。

    “噗——”

    “哈哈哈......”

    顾琇莹跟亚瑟一前一后喷笑出声,不是他们不想忍,而是他们真的没憋住。

    “Queen,你原谅我了不?”

    “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不然我若翻起脸来可是比翻书还要快的哦!”

    “咳...记,记住了。”血玫瑰求生欲极强的点头再点头,果然这丫头能不招惹就绝对不要招惹,不然吃亏的绝对就是自己啊!

    好惨,她怎么就那么嘴贱,呜呜呜...她的一世英名就这么即将被毁,好惨,真的好惨。

    “嗯,真乖。”

    血玫瑰:“......”好欠揍的丫头,如果不是有规定的话,她真的很想现在立刻马上就跟顾琇莹干上一架,来个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都别闹了,说正事。”

    “廖红雪那边如何?”

    在顾琇莹简洁明了的解释之下,罗刹跟血玫瑰都知道了亚瑟和廖红雪之间的风花雪月,这不一听顾琇莹提到廖红雪,他们两人的目光齐刷刷就扫向了亚瑟,看得亚瑟满头黑线嘴角直抽,他招谁惹谁了他。

    不就是找了一个女伴,而这个女伴有那么点特殊罢了,至于时不时就要提到这个梗来噎他?

    “她晚上给一个神秘人打了电话,然后直接坐了出租车去了一个叫风鸣山庄的地方。”

    “风鸣山庄?”

    “嗯。”

    “追踪到电话地址了吗?”

    “没有,他们的通话时间太短了。”

    “嗯?”

    “那个人前后就只说了三句话,而且每句话都很短,我追踪地址到一半就查不到了。”说起这个亚瑟也挺郁闷的,他曾经找过那么多的女人,怎么这次就遇上一个这么麻烦的,“我想办法查过风鸣山庄却什么都没有查到,对方的反侦察能力很强。”

    就是不知道对方的反侦察能力是像他们这样训练出来的还是用的其他办法,总之亚瑟的直觉告诉他,廖红雪联系的那个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也正是因为这个亚瑟第一次后悔认识了廖红雪那么个女人,他在她的身上算是栽了一个大跟头。

    “看来那廖什么雪的身上定然是有那个人所图谋的东西,不然那个人实在没有必要在廖什么雪的身上花费那么多精力。”从米洛教官安排她跟罗刹过来配合顾琇莹行动开始,顾琇莹跟亚瑟在此期间调查到的一切资料就是与他们共享的,因此,血玫瑰对廖红雪也算是有深入了解的。

    据他们所掌控的资料显示,廖红雪的原生家庭可以说是平凡普通到不能再平凡普通,哪怕她从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很深的城府与心计,但这些放到血玫瑰他们这样的人面前压根就是不值得一提的。

    至于廖红雪跟顾琇莹在那十多年间的各种牵扯,以及在廖红雪的谋算之下顾琇莹名声有多差,处境有多凄惨,血玫瑰哪怕不曾亲历过却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她不得不承认廖红雪的确很有本事,并且她的野心之大,心机城府之深完全就不符合她的实际年龄。

    虽说他们有些难以想象顾琇莹曾经到底被廖红雪怎么算计坑害过,但就如同顾琇莹自己对他们说过的那样,怪只怪那个时候的她蠢笨如猪,心盲眼瞎,即便被算计,被污蔑,被抹黑,被坑害都是她自己活该。

    谁让她愚蠢的错把饿狼当绵羊,信任她,依赖她,凡事都听她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处处让着她迁就她,满心以为她付出真心就可以换来真心,廖红雪不算计她这样的蠢货还能去算计谁?

    就算她真被算计死也怪不得他人,谁让她自己蠢呢?

    所以上辈子她落得那样的下场,顾琇莹其实并没有多恨廖红雪那个女人,她挡了廖红雪的路,好,廖红雪杀了她也就够了,她恨的是廖红雪明明已经得到了她的所有,为什么她还要那样心狠手辣的毁掉她所在意的所有人。

    穆其琛算一个,她爸算一个,还有姚如意母子三人,以及整个穆家的人。

    “从那个女人对小...呃...Queen的手段来看,她不仅心机深沉,而且野心也非常的大,但除了这些以外她本身并不具备什么实力,这样的一个人撇开这些不谈,她的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别人注意她的?”

    血玫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就一直在瞄顾琇莹,毕竟在她看来廖红雪哪来的本事将顾琇莹算计得那么惨?

    这岂不是在告诉他们这些把顾琇莹当成重点防备对手的人,他们是蠢货么?

    回想亚瑟在电话里告诉他们有关顾琇莹和廖红雪曾经关系时他们那如遭雷劈的表情,真TM太糟心了。

    “血玫瑰分析得也很有道理,罗刹你怎么看?”原本亚瑟还觉着血玫瑰是不是又在拿着直觉说事儿,哪曾想她是这么的有理又有据。

    “眼下我们也不能确定廖红雪跟我们的任务有无关系,但不可否认她的确是一个需要我们关注的对象,尤其那个对她有所图谋的神秘人,我觉得我们应该仔细的查一查。”

    “那咱就查。”亚瑟点了点头,如果任务的重心要分一部分到那个神秘人身上的话,那他之前的安排就要调整一二。

    “我脸上有脏东西?”

    “没没有。”血玫瑰将目光从顾琇莹的脸上挪开,好一会儿之后她又忍不住看了回去,她是真的很好奇以顾琇莹的聪慧跟机警,她到底是怎么被廖红雪那么朵白莲花耍得团团转的。

    “你完全没有产生幻觉,因为那个蠢货的确就是我。”

    血玫瑰:“......”亲,你对自己都这么嘴毒吗?

    “廖红雪是个打不死的小强,任何一个小瞧她,轻视她的人都将为此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如果你们任何一个人与她对上了,那么在你们能杀她的时候放过了她,那么下一次再相遇死的就不定会是谁了。”

    “......”血玫瑰三人齐齐愣住,好半晌后才回神喃喃低语道:“Queen,你对她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算计我,一步一步左右我的人生,让我不知不觉按着她给我划定好的轨迹为她铺路一般的活着,甚至她明明算计我致死,我却依旧在感激她,这样的一个人你们说她有多能忍?”倒不是顾琇莹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而是如果给予廖红雪一个得天独厚出身的话,那她肯定可以站得很高,成为她一直都想成为的人。

    只可惜她没有那么好的命,即便有一颗灵活的头脑,却没能有个与之匹配的好身份。

    “在我出国之前她当着整个高三年级人的面将我推下山崖,意欲谋夺我的性命,可饶是众目亏睽睽之下谁又看见她动手了?哪怕就是事发之地她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而哪怕我这个当事人站出来指证她,你有证据证明是她推的吗?”

    “咳咳...难不成Queen你就是在坠崖醒来后犹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看穿她真面目的?”

    听着血玫瑰的话,又对上亚瑟和罗刹看向她的眼神儿,顾琇莹嘴角微抽,没好气的道:“是。”

    面对如此敷衍的回答,三人也是醉的......

    “以我对廖红雪的了解,她是最见不得我好的,为了能够凌驾于我之上,没有什么是她不可以忍受,也没有什么是她不可以牺牲的,所以为了能够将我踩在脚底下,碾进泥泞里她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只求变强,强到可以如同以前一样践踏我。”

    “你的意思是......”

    “那个人必然是许诺了廖红雪这样的条件,否则以她小心谨慎的个性是断然不会独自去冒那样险的,她可是把自己的小命看得比什么都重的。”

    “如此一来也就解释得通了。”

    “确是如此,那个人应该跟我们的任务没有关系,只是他既然进入了我们的视线,我们也就不能当作没看见,更何况廖红雪牵扯进了S市的事情里面,于情于理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对她的关注不能少。”

    “亚瑟毕竟跟廖红雪熟悉一些,不如还是让亚瑟继续负责廖红雪?”

    “嗯。”

    反对无效的亚瑟无语的拍了自己一巴掌,认识廖红雪他可真倒霉,“我会盯牢她的,同时跟那个人有关的一切我也继续跟进的。”

    “很好。”顾琇莹对亚瑟的听话很满意,“罗刹,血渡的人顺利进入帝都了吗?”

    “都来了,只是暂时不知他们会何时动手?”血渡的存在已然引起了华国上层的高度注意,哪怕他们从没想过可以全身而退,但要想行动成功的几率却并不是很大。

    “你继续盯紧了他们,T14绝不能出现意外。”

    “明白。”

    “等我跟华国军方会面之后,行动也就正式展开。”只要顾琇莹以Queen的身份走进军方,那她的身份也就藏不住了,谁让这次参加行动的都是她的熟人。

    她爸,穆其琛,还有三哥穆其旭,这能不熟么!

    “时刻准备着。”


用户请访问【https://www.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