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爷是病娇,得宠着! >> 232:江织使计,骆青和玩完(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232:江织使计,骆青和玩完(二更
    沉迷爱豆不可自拔的周徐纺“哦。”

    没了?

    她是不是不在乎他了?

    是不是不爱他了?

    江织瞄了一眼她的手机,就一眼,看到了她的昵称,已经不是‘江织的女朋友033’了,改成了‘云生的妈妈粉015’。

    他说,语气严厉了“改回去。”

    “啊?”

    “名字。”

    她犹豫了,她居然犹豫了“可不可以不改?我们粉丝群里要统一昵称格式。”她也是今天刚改的。

    江织说不行“上次我点赞了你的评论,别人都知道你是我女朋友,你顶着这个名字,别人就都知道江织女朋友是萧云生的粉丝了。”

    这都是借口。

    他就不乐意她的昵称顶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周徐纺玩微博玩得不多,一知半解“不能让别人知道吗?”

    “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人私信你。”

    周徐纺恍然大悟“难怪今天有好多条私信。”她懂了,“那我再去注册个围脖小号。”

    江织磨了一下后槽牙。

    打不得,骂不得,连凶也不能凶,这女朋友要怎么管?

    等周徐纺弄完,抬头,对上了江织的死亡凝视。

    她离家出走的求生欲终于知道回来了“我已经把大号的昵称改回来了。”

    并且“我也关注了你的后援会。”

    并且“还有超话。”

    “哦,是吗?”他像没当回事儿,仿佛他是个大度的男朋友,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在吃醋生气,随口换了个话题,“今天天气很冷,冰激凌就别买了。”

    被克扣了零食的周徐纺“……”

    突然有人叫“织哥儿。”

    是骆常芳一家,都穿着黑色的正装,来参加骆常德的葬礼。

    骆常芳走过来,问“怎么不进去?”目光瞧向周徐纺,语气像个温和的长辈,“徐纺也来了。”

    周徐纺问候“伯母好。”又对江维礼点了点头。

    “去车上等我。”江织说,是不由分说的口吻。

    周徐纺入戏很快,一步三回头,用饱含委屈、饱含哀怨、饱含不舍的眼神看了江织一眼,将不得男友怜惜而伤心难过的凄楚心情表现得还挺淋漓尽致。

    江织觉得他女朋友的演技又进步了。

    “怎么不带她一起进去?”骆常芳挽着江维礼的手,进了灵堂。

    江织回了句“场合不合适。”

    那边,周徐纺出了殡仪馆,打了个电话“唐想,你到了吗?”

    唐想说“还有五分钟。”

    骆常德就在唐想车上。

    周徐纺挂了电话,看看时间,瞧瞧四周,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警车。

    吊唁的宾客陆陆续续都到了,都安置在灵堂隔壁的招待室里,还有一刻钟就要合棺。

    没有撕心裂肺,也没有歇斯底里,灵堂内气压很低,徐韫慈红着眼站在棺木旁,骆颖和在一侧,全程低着头。

    骆青和在外面接电话。

    “股份处理得怎么样了?”

    对方是骆氏的集团律师“目前还不能转让。”

    骆氏是家族企业,十成股份里有九成都在骆家人手里,当年骆家分家,骆怀雨没有完全放权,手里握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余下百分之七十,两个儿子与长孙女各持百分之二十,剩下的百分之十,分给了三女骆常芳。

    次子骆常安逝世后,他名下的股份一分为二,给了妻女。

    骆青和所有处理的这一部分,是骆常德名下的股份。

    她问律师“怎么回事?”

    “我问过遗产公证那边,骆董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需要警方开具不可能生还的证明,才能宣告死亡。”另外还有一件事,律师说,“江家的二夫人也在打这些股份的主意,还趁着股价大跌的时候,收购了一部分的散股。”

    人都嫁到江家去了,还这样不安分。

    骆青和站在走廊里,朝灵堂内看了一眼,里头骆常芳在哭丧,原本只是小泣,这会儿越哭越凶。

    “先盯着,过后我再联系你。”

    挂了电话,她往灵堂内走。

    前来祭奠的宾客从里面出来,见了她,语气沉重地说了句“节哀顺变。”

    这人是骆氏的一个高管,平时最喜欢在她父亲面前溜须拍马。

    “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

    “……”

    这样的话,骆青和听了一遍又一遍,前来吊唁的宾客们,什么嘴脸都有,有人惺惺作态,有人无关痛痒,有人忍着嘴角的笑,假意悲痛,也有人事不关己,连装都懒得装。

    怪不得人们常说,一个人活着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人,等死后就知道了。

    进到灵堂里的人,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上了一炷香,只有两个人例外,一个是周清让,一个是江织。

    周清让在冷眼旁观。

    江织径直走到骆青和面前“东西带来了?”

    她说“带了。”

    他直接把手里的信封袋递给她,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给,丝毫不避人耳目。

    灵堂内,还有宾客在。

    骆青和没想到他这么遮掩“就在这儿?”

    他反问“不行?”

    他做事,一贯都这么由着性子来,毫无顾忌。

    骆青和迟疑了片刻,接了信封袋,她打开,看了看里面的东西,是一盘老旧的磁带,磁带的下面刻有录音的日期。

    日期对得上,确实是原件。

    东西给完,江织说“内存卡给我。”

    骆青和也随身带着,因为不信任别人,她把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给到江织手上,尘埃落定,她笑了笑“跟你合作很愉快。”

    江织看了一眼手表“你马上就不会愉快了。”

    骆青和稍稍愣了一下“这话什么意思。”

    他看着手表,数着“五、四、三、二、一——”

    话音刚落,门口,一帮警察突然闯进来。

    骆青和握着信封袋的手紧了紧,冷着眼瞧向门口“你们是来吊唁的?”

    是刑侦大队的程队,带了他的弟兄过来,他走进去,把警察证亮出来“我们是来抓人的。”

    骆青和脸色很不好看了,忍者怒气“程队,你是不是搞错了?今天是我父亲的葬礼,来的都是我骆家的亲朋好友,可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罪犯。”

    偏偏这个时候来……

    她握着信封袋的手心开始冒汗了。

    程队铁面无私,是公事公办的语气“是不是罪犯,带回去审了才知道。”他从口袋里摸了副手铐出来。

    顿时,灵堂内鸦雀无声。

    只听见骆青和的声音,绷着“有逮捕令吗?”

    程队从口袋里掏出来,摊开“骆青和小姐,现在怀疑你涉嫌一起故意杀人案件,请你跟我们警方走一趟。”

    ------题外话------

    屏蔽的章节全部放出来了!


用户请访问【https://www.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